剑网3 > 资料百科 > 明教背景

明教 剧情 NPC明教

  明教本为波斯琐罗亚斯德教三大长老之一穆萨·哈贾尼,汉名陆危楼一手所创,穆萨创教的原因要从琐罗亚斯德教派教义说起。

  琐罗亚斯德教教派历史悠久,Zoroaster(约公元前628~约前551) 是古波斯的宗教改革者,琐罗亚斯德教创立人。“琐罗亚斯德”出于古代希腊语,古波斯语本作“查拉图施特拉”(Zarathushtra)。琐罗亚斯德教传入波斯后,势力发展极为迅速,教主总令教中诸事,三大长老负责弘扬教义,而教中圣女乃是教派的精神象征。

  袄教三大长老分别是“暗星长老”伊玛目(三大长老之首),“寒日长老”霍桑·阿萨辛,“影月长老”穆萨·哈贾尼(汉名陆危楼)。

  霍桑·阿萨辛精通绘画、技击、宗教、医学、幻术、天文、数术诸多才能,居寒日长老之位。

  穆萨·哈贾尼(陆危楼)精通中华、波斯、日本等多国语言,自幼学富五车,且因家世之故,具有非凡的商业才能,因而他虽是中华血统,却凭借过人的才华在教中被选为影月长老。

  他们两人在波斯均是举国闻名之人,担任长老数年来在波斯广播教义,令祆教好生兴旺。而相比之下,伊玛目虽然和二人同列教内三大长老,但身负在邻国传教之任,常年居于波斯国外,波斯教内教外,“暗星”长老之名却从来不显。

  唐神龙二年(公元706年),霍桑·阿萨辛(25岁)和穆萨(26岁)对祆教二元论教义生疑,便在当年,两人弃波斯祆教于不顾,各率教中忠心弟子,携手前往中华。两位意气风发的年轻人自西而来,第一次踏上了大唐的土地,他们互相约定,要为自己的理念,开创出一副新的天地!

  祆教两大长老同时失踪,全教震动,伊玛目连日赶回波斯总教坛,抚慰教众,稳定人心,声称两大长老只是奉命行事,带领教中精锐前往中原传播教义,大家不必惊慌。伊玛目同时亦迅速赶往大唐,希望能够尽快找回穆萨和霍桑,救祆教于摇摇欲坠之际。

  穆萨·哈贾尼与霍桑·阿萨辛都是才学超人之辈,又具多年传教经验,他们来到中原,便开始各自传播自己教义,不过旬月,便各有为数不少的信徒追随,但两人选用之手段却差异甚大。

  阿萨辛传教,乃是起自远离大唐重要城镇、商旅要道的偏僻村庄,一来在这等所在生长之人多为村夫村妇,阿萨辛略施神通手段,便可轻易获得彼等之信任;二来阿萨辛自波斯而来,于中土各种风俗,中原人物习性尚存疑虑,故而取渐进之道。

  而这穆萨本来是纯正的中华血统,汉名陆危楼。陆危楼祖上乃是丝绸之路上的大商贾,为了躲避南北朝的战乱,避难定居在波斯,陆危楼也正是在这么一个中西文化碰撞的家庭长大的。

  陆家禀承家训,虽然举家远在波斯,却决不敢忘记自身乃是中华血脉,故而陆家子孙后代,皆须自小熟悉中华文化。陆危楼作为陆家嫡系长子,年少时,父亲每过几年便要带他远赴中原,寻亲访友,熟悉中原习俗文化。故而陆危楼虽是多半时间皆在波斯成长,但在其刻意留心之下,对中原大势远较阿萨辛更为了解。

  陆危楼深知中原文化源远流长,历经数千载沉淀,其中本有其自傲之处,若然似阿萨辛这般从乡野入手,无论扩张如何神速,终是无法为唐朝高门接纳,仅能流于二流教派而已,是以陆危楼先自豪门云集的长安城着手,与权贵豪富结交。陆危楼乃是能言善思之人,他谈吐高华,形貌儒雅,又熟知中原文化,不过数月,便声名广播,轻易出入长安权贵云集之所,令长安高层对其逐渐熟悉,不再生出排斥之心。至此,陆危楼方才着手创立教派。

  景龙元年(公元707年),陆危楼创立明教,而此时阿萨辛也已创立阿萨辛教派。

  陆危楼与阿萨辛两人皆是依照心中所思之妥善方法谋划,但在中华真正开始实施之时,依然遭逢了意想不到的阻力。

  却说明教这边,陆危楼虽是稳妥行事,但中原人士对外来宗派排斥之大,依然超乎其预想。他创教不久,便受到释道等宗之暗暗打压,阻力之大,令陆危楼仅能勉强支撑。

  便在此时,陆危楼却得到了好友朱天君卢延鹤的援助。

  陆危楼与九天之朱天君卢延鹤乃是累世之交,卢延鹤祖上与陆家同是丝绸之路上的大商贾,他家世殷富,自小才学经略,都是出类拔萃。但他于相貌上存在缺憾,面容丑陋,且左腿畸形,生来就要比右腿短上一大截。卢延鹤自小坚强,将这身体之不幸当作上天赐予他的磨练,因而读书经商,所用苦心都要比旁人用心数倍。陆危楼年少之时常随父亲来到中原,曾经拜访过当年祖上交好的世家好友,其中有一家便是卢家。当时的卢家长子正是卢延鹤,他们都是才华横溢之辈,甚为投缘,一见之下已引为知己,更曾相伴游历,情谊可谓极深。

  卢延鹤经营有术,接手家长之位后,不过两年,把祖上传下的基业扩为数倍,这才被上代九天之财神看中,得以位列当代九天之位,他专门负责运筹九天所集天下钱财,正可谓富可敌国。

  陆危楼与阿萨辛崛起之时,九天正欲扶植一教派遏制中原武林正派势力上涨之势头,为此他们曾经策划了恶人谷一战,但此战之后,丐帮与唐门仍然声势甚盛,于是明教与阿萨辛教便成为他们的备选。明教与阿萨辛教之创立与发展诸般事宜,九天一一看在眼中,当届九天大会之中,九天便在会上讨论明教与阿萨辛教之优劣,他们得出结论,阿萨辛教之教义,在中原看来过于荒谬,不易广为接受,而明教教主陆危楼为汉人,教义也较符中华习俗,二者则一,当选明教。

  卢延鹤在九天大会之上从无名口中得知,明教教主正是自己当年的挚友陆危楼之时,心下也是大喜,九天得知此事,均觉这件事交由财神出手来办,最为方便快捷,于是决意由卢延鹤以至交之名赠陆危楼钱财,助其壮大。

  大会之后,卢延鹤便赶赴明教约见陆危楼,两人一别多年,当年之情却不淡反深,卢延鹤本是个深情重义之人,他念及数代情义,竟在九天所定金数之外自出大额金银赠与陆危楼,陆危楼感慨莫名,将这份情义记在心中,而卢延鹤便因此遭遇劫难。此事暂且不提。却道明教得了这大笔钱财之后,招揽人才,扩充网络,在中土广修光明寺,救济贫困,传播教义,不日声势大壮,远超阿萨辛教。

  明教自此开始了迅速壮大之路。陆危楼稳妥经营,不过十年,明教教众之多便已凌驾中原许多门派之上。此间为防万一,明教更在西域波斯修建明教波斯分教,以之培养教中后备人才,有此源源不断之补充,明教开拓之路更加顺畅无阻。中原武林皆知,有一颗巨星在逐渐升起了。

  陆危楼心怀远大,数年过后,他见此时明教信徒甚多,更想从此让明教成为中华国教,凌驾诸种宗教之上,他首先要做的,便是一统中原武林。

  唐开元五年(公元717年),四大法王联手上纯阳,闯出纯阳号称不破的星野剑阵。明教声势更盛。几与少林比肩。

  开元十一年(公元723年),陆危楼独身上嵩山,挑战少林方丈渡如,千招之下以火焰腿败之。至此明教光明令锋芒所指,群雄辟易。

  开元十七年(公元729年),第三次名剑大会之时,为壮大明教声势,明教两大法王上藏剑山庄强夺宝剑“碎星”。

  然而明教发展过于迅猛,门下弟子难免良莠不齐,常有弟子气焰嚣张,借明教之名头行不轨之行,武林中人大多畏惧明教声势,敢怒不敢言。明教本是异域传来之宗教,教内本有诸多不合中原习俗的规矩,原有许多江湖中人视其为外敌,此时明教教众行为不检,敌视明教者渐增。只是当时恶人谷凶焰滔天,是以明教尚不至成为白道武林矛头所向。

  开元二十年(公元732年),“恶人谷惨案”之后,中原武林组成浩气盟,恶人谷中人终被困于谷中,此时明教与各大门派的冲突日益显露出来。

  开元二十三年(公元735年),丐帮与唐门联手于枫华谷围攻明教,却因消息走漏,联军大败。明教愈加不可一世。

  “枫华谷之战”以后,明教在中原第一的地位事实形成,明教的扩张再也没有人能阻挡,在长安,唐玄宗为明教修建了一座宏伟的大光明寺之后,标志着明教发展到了顶峰。然后,所谓强极必反、盛极必衰,被连续胜利冲昏头脑的明教众长老不顾教主穆萨的反对,更加急于扩张,急于毕一役而竟全功。

  明教诸位首脑感慨明教多年来顺利局面,认为江湖之上,再也无人可以阻挡明教锋芒,向朝中拓展势力之时机已然成熟。于是此后数年,明教尽遣手下,开始频繁向朝中大臣伸手,欲借此巩固明教之宗教领袖地位。不料此举却引起皇室的恐惧。

  终于,明教的动作引起了唐王朝的不满,开元二十五年(公元737年),唐玄宗颁布“破立令”,宣布除了名单上宗教以外全部为邪教,勒令解散。明教自然首当其冲,但是正处在盛头上的明教再次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竟然想向唐王朝挑战,甚至筹划一场活动,进宫逼谏。但这一切很快就被天策府所探知,唐玄宗大为震怒,下令全歼明教,格杀勿论。

  开元二十七年(公元739年)三月二十五夜,通过明教叛徒的告密,“东都之狼”天策府得知了明教的主要人物都将会在大光明寺聚会。

  统筹联络各派之后,当明教高层在光明寺中聚会之时,天策府派遣全府高手出击。在少林寺等门派的协助下,一举击杀明教高层数十人,参与聚会之人中的高手仅有教主穆萨等有限数人逃脱。

  “大光明寺事件”之后,明教一下子成为众矢之的,江湖上对明教怀恨在心的门派纷纷趁此出手,明教遭受重大打击,各地的据点纷纷被剿灭,教徒大量被抓,从此明教陷入低谷,陆危楼率部分教众远走西域,早已离开明教的血眼龙王萧沙所部为复仇肆虐中原,而另一部分被围剿的明教弟子却也四散中原,苟活于世。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代表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及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