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3 > 资料百科 > 荻花圣殿

自己 阿拉 母亲 妻子 卫栖梧团队副本

  荻花圣殿:

  在中原传教的频繁受挫,令阿萨辛察觉到,大唐虽然沃土万里,却已然没有红衣教生存的土壤,但圣神的荣光不容玷污,在南诏王的推动之下,阿萨辛决定在利用古老的邪神祭祀,给予大唐一次刻骨的重创,他们要利用大唐之主的子嗣血脉,施展拜火教的禁忌之技,将毒雾扩散到长安的每个角落,让渎神之国承受阿里曼大神的愤怒。

  最低可进入等级:80

  适合等级:80级以上都可

  可进入人数:团队秘境(分为10人和25人)

  秘境入口:枫华谷

  首领介绍:

  牡丹

  牡丹是个男人,喜欢穿着书生的长袍,但是却只选华丽而花俏的颜色。拿着个长羽毛扇子,走路会扭着身子,说话的声音阴阳怪气,叫人很不舒服。不过谁都不敢惹他,只因他是教主最宠爱的人。无论去到哪里,做什么都会带上他。谁都有可能惹教主生气,但是他永远不会,因为牡丹说的话总是很中听,他似乎掌管着教主的心思意念。所以,在红衣教里谁都想讨好他。但也有人想,那不就是个娘娘腔嘛,有什么了不起,他们不知道,牡丹外表虽如此,但是他所知道的却不少。先别提咱们大唐的历史地理,就连很多没听过的波斯、大食那些遥远国度的事情都了如指掌,似乎他就是从那里过来的。正因为他的博学,让教主很宠幸他。

  牡丹原名叫阿拉木曲比,是洱海越雟部落的王子。父亲阿尤曲比是越雟部族的族长。阿拉木的母亲长得非常美丽,深得父亲的宠爱,阿拉木是他们唯一的妻子,而且是外族女子。当初部族的所有人都反对阿尤娶那女子为妻,阿尤却宁愿被判族人也不愿放弃那女子。由于,阿尤过于宠幸妻子,而不顾部族之事,使得部族中恶人掌权。在阿拉木10岁的时候,母亲病逝,父亲陷入悲痛,此时阿尤已经是一个傀儡族长。阿拉木长得如母亲般秀美,也继承了母亲的聪慧。母亲从小就教他读书,还给他讲许许多多阿拉木这辈子可能都见不到的事,这让阿拉木非常向往走出这大山,到母亲提到的地方看看。母亲死后,阿拉木变得沉默寡言,每天都抱着母亲带来的书籍,埋头苦读。而父亲阿尤因为儿子长得极其相似妻子,竟把他当女儿般疼养。阿拉木大概也是过于思念母亲,竟然不自然地将自己想象成母亲的样子。久而久之,阿拉木便如母亲,温柔,善解人意。阿拉木越是思念母亲,越能体会到女性的美,他开始向往自己是一个温柔美丽的女性。但是,他却非常苦恼自己的男儿身。

  开元二十五年(公元737年),皮罗阁统一南诏六国,阿尤等被掳。唐兵趁机进入越雟,大肆破坏。因为听说阿尤很宠爱过世的妻子,士兵们纷纷抢着撬开皇后的墓企图盗取陪葬的物品。而阿尤为了保住妻子的墓竟然向唐兵下跪!这让阿拉木愤怒,他恨那些士兵也恨父亲,他觉得他今天才知道父亲是如此的人,总有被欺骗的感觉——他的母亲被欺骗了。

  唐兵看着阿拉木美丽,竟以为他是女孩,带回军中却发现他是个男的。唐兵们很吃惊,接着是一顿打骂和侮辱,阿拉木恨不得在此刻死去。此时却被领兵的严正海看到,他把阿拉木带入营中,惊讶地发现这个人博学多才,遂将他留在身边。阿拉木随着严正海到了中原,后来又随严正海引退回他的家乡武汉。阿拉木处在这陌生的环境中无所适从,除了严正海,别人都以异样的目光看他。他们除了让他讲讲外面的故事,作作诗之外,什么都不让他干,也没个说话的人。阿拉木觉得自己像陷入了无底的深渊般一个人孤零零地忍受寂寞。他便时常一个人到人迹罕至的野外,唯有从自然里,他才能听到公平亲切的声音,阿拉木却更加思念母亲了。

  就是这个时候,阿萨辛正与云传教到武昌某村落,当阿萨辛说到女性至尊时,阿拉木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当阿萨辛提到阴阳合一时,阿拉木释怀了,他终于得到了释放——原来自己真的也可以入女性的品行,不用在意别人的眼光,原来真理在这里!当阿萨辛呼召众人,大家都非常奇怪地看着他没有人出声。唯有阿拉木走出来,俯伏在阿萨辛面前,尊称他为“真主”。阿萨辛被阿拉木感动,很想纳他进红衣教带在自己身边,然而红衣弟子不能为男子却是自己定下的律法。于是,只答应第二天半夜接阿拉木走,让他在家里等候。

  那天晚上,阿萨辛让云给严正海的儿子下迷药,借他的手将阿拉木施以宫刑。第二天,又佯装愤怒,将严家上下杀个精光,带着阿拉木扬长而去。阿拉木虽然身体疼痛,却第一次看到有人那么在乎自己,不免感动,像找到家一般。他感谢真主如此厚爱他,对阿萨辛更是心中充满爱慕和依恋。

  圣蛇·姬无双

  在红衣教的古老传说之中,有六位伟大的神灵,它们在波斯一些古老典籍也被人成为六大恶魔。

  阿卡玛纳(AkeMana):直译是「恶意」。被他所掌控的人将会失去分辨正邪善恶的能力。

  萨鲁瓦(Saruwa):代表著无秩序。据说他在世界灭亡的时候会被灼热的融铁所灭

  塔洛马蒂(Taroumati):名字意思是「背教」的女恶魔。潜伏在人心之中。

  陶威(Taurvi):意思是「热」。他使植物干枯,生育毒草。

  萨里夏(Zairisha):意思是「饥渴」。

  伽那格˙梅纳格(GanaaguMeinougu):直译是「破坏灵」。这是恶神阿里曼(Ahriman)的别名之一。

  而在阿萨辛的红衣教典籍之中,塔洛马蒂是大神阿里曼的盟友,在教内,忠诚的伴蛇者姬无双的唯一职责,便是与塔洛马蒂大神在人间的代表:蛇神塔洛马蒂交流和沟通,姬无双在刻意训练之下熟知蛇性,是阿萨辛教内唯一能够呆在蛇神身边而不被它一口吞下的女子,她对塔洛马蒂极好,甚至特地命令教中的大厨师罗索斯为蛇神亲自准备食物,也因此,她被阿萨辛赐予“塔洛马蒂之鼻”的称号。

  而姬无双还精通红衣教特意为她招来的绝学“潜蛇手”以及从塔洛马蒂身上得来的各种毒功,如果有人触怒了蛇神,那就要无法避免的承受她的怒火。

  慕容追风

  洛道因为天一教研制尸毒,造成了一个僵尸遍布,死气沉沉的死城景象。

  慕容追风一家三口(他和他的妻子、孩子)都中了尸毒,妻子早已死去,孩子成了毒尸无常鬼,他自己也成了半人半毒尸的“怪物”。

  在洛道村落间,饱经沧桑的悲情英雄慕容追风孤身一人游荡在风尘飞扬的大路上,步屣蹒跚。

  他身后背着硕大的棺材,上面插满宝剑,声势惊人,鹤立鸡群。

  慕容追风不是人,却比大多数人更有人性。

  身为僵尸,他有着自己的意识和感情,以消灭僵尸为己任。终日以僵尸为猎,为的是保护还活着的人。他身后背的是棺材,棺材里是他已经变成僵尸的妻子。这简直像是一种诅咒。

  因为爱,要时时刻刻背着亡妻;因为爱,要时时刻刻看着这棺材;

  因为职责,在狩猎其他僵尸的同时,时时刻刻防止自已妻子从棺材里跳出来危害人间;

  “棺材里是我的内人,但我已经不能再放她出来了。”

  身为僵尸,天命却是消灭僵尸。即使那是自己的儿子。而当你千辛万苦摘下血尸头颅时,他开口了:

  “那是我的儿子,夫人,现在你可以安息了吧。”

  一个男人,自己已经被毒素感染成半人半鬼的尸人,却艰难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发誓除去一切尸人,解脱他们的痛苦。

  一个男人,自己挚爱的妻子被天一教变成了已经死去已久的尸人,却还将他的挚爱放于棺材中,背在肩上,一分一秒都不肯离开。

  他被所有人排斥着,只能孤独的行走在满是毒尸的洛道之上,唯一陪伴着他的,就是背后棺材内那死去已久的妻子。

  “尸人未绝之前,我慕容追风绝不可以死。”这句平淡而沙哑的话,却让我想起佛教里,至高佛地藏王监守地狱六道轮回时,所吐的一句佛语。

  地狱不空!永不成佛!

  不过慕容追风终究是个深情之人,他为了让妻子复活,相信了红衣教主阿萨辛的谎言,“大神的祭祀或许会让我们能够再次相拥吧……”强迫自己相信这样的话,将妻子交到了阿萨辛的手中,谁也不知道等待他们的结局会是什么……

  卫栖梧

  卫栖梧乃商会会长周墨看重之人,特聘其为商会客卿,专职保护商会珍稀宝物。

  “仁义君子不取、老弱妇孺不取、善长人翁不取、家徒四壁不取”,此乃卫栖梧家训。

  卫氏一门乃天下三大奇门之一,卫氏轻功,天下无双。只是江湖中少有人知的是,卫家本是代代相传的侠盗世家,轻功身法只是他们仗以行窃的手段而已。

  “长风万里”卫栖悟在家中排行第七,他为人侠义沉稳,卫栖梧家中严守侠义行盗规条,专盗大奸大恶。

  卫栖梧之父卫东宁与明教教主陆危楼相交莫逆,大唐开元二十七年卫栖梧赴长安探望陆危楼,恰逢明教发动全教谋划已久的“圣火”行动,消息泄漏,明教行动失败,全教高手几乎损失殆尽,陆危楼重伤之下,将女儿陆烟儿托与卫栖梧带回西域。卫栖梧幸不辱命,辗转千里,终于完成嘱托。

  天宝四年,卫栖梧于黄山盗取红衣教密会记录册之时,被红衣教教主阿萨辛打成重伤,他仗绝世轻功逃至天都峰顶,被兴游黄山的藏剑大小姐叶婧衣所救,下山后叶婧衣暗疾复发,两人只能在旅店暂住。

  不料祸不单行,两人正被外出寻食的柳公子撞见,柳公子与卫栖梧同列神偷之位,几次碰面却都是未能占得卫栖梧便宜,此次正逢上对手落难,自然落井下石,他看中叶婧衣稀释罕见的三阴逆脉之体,出手将她抢走。

  卫栖梧伤愈之后,一意寻找叶婧衣,却不知叶婧衣辗转经历,被带去红衣教荻花宫,又被柳公子带去恶人谷,最终还是被阿萨辛获得,用以要挟卫栖梧为他出手。

  卫栖梧亦正亦邪,虽然一生光明磊落,但心爱之人被掳走,阿萨辛武功胜过他,他却不能靠绝世盗宝手段把叶婧衣再偷回来,迫不得已之下,与前来闯荻花圣殿的江湖人决一胜负似乎成为了他唯一的选择。

  阿萨辛

  四十余年前,祆教出了个两个才智超绝的人物,在波斯并称为“绝代双骄”,其中一个唤作阿萨辛,绘画、技击、宗教、医学、幻术、天文、数术诸多才能,旁人专精一门已是极难,阿萨辛心无旁骛,钻研数年后,博古通今,竟能件件冠盖波斯,他年未及三旬,已被波斯人誉为“波斯之宝”。阿萨辛自幼信奉祆教,他称雄国内之后,被祆教奉为四大长老之首,阿萨辛却并未自满,更曾游学中华、埃及诸国。

  但他见识越为广博,便越加对自己信奉多年的祆教教义生疑,这却与祆教教义有关,沃教产生的背景是多神的,但祆教则只信奉一个神,叫作“万事得”。祆教教义最紧要之处,就是二元论,“万事得”虽是至高无上的,但在它之下,一切均落在真与假二灵的对立和抗争之中。真假二灵作一选择之时,真理之灵因为选对了,方才成为正确的思想、言语和行为,这是沃教信徒一生要学效跟随的。但虚假之灵却选错了,它遂成为真理之灵的对立面,并不断诱人随它前行,用尽各种方法来败坏人的选择。而万物无一中性,每一都有或善或恶之主人,本身亦有善恶之性,自生至死,人将一生活在梦魇之下,假灵及其差役对人的威慑,全不在乎惊吓,在乎一生的引诱与败坏。人是有自由意志的,但死亡与败坏的势力是如此巨大,无处不在,人只能活在鬼魔的淫威下,难言自由选择。

  阿萨辛逐渐感到,祆教太重命数之说,令世人对自己之未来大感悲观,沃教信徒多活在惶惑与哀愁中,实是大不合理,从此便有一改祆教教义之心。此时,祆教另一位长老——穆萨·哈贾尼,即当今明教教主陆危楼也同样地对祆教产生怀疑。于是两人约定一同离开祆教,传扬各自的真理。他们选择到大唐中土。

  却说阿萨辛固然是学博识精,志向广大,但却另有一桩缘由,是他一意颠覆祆教之主因,自古以来,世间以天为阳,地为阴;热为阳,寒为阴;动为阳,静为阴;向日为阳,背日为阴;雄性为阳,雌性为阴,中华《周易》也有云:“一阴一阳之谓道”,祆教更是将阴阳互存,万物不存中性定为教义中坚,但阿萨辛自幼却有一难言痛楚,他竟然天赋逈异,生就非阴非阳之体,与旁人绝然不同,阿萨辛自幼容貌俊美,才学超人,学算见识,无不远超他人,后来声名日上,更是冠盖古国,无人能及,但私下里对自身烦恼却极为困惑,更无可向人言之,他数年来潜心研究各项学问,却多是为自身苦恼寻找解脱一因,却是未有所得。

  它各项才学尽皆远超它人,数年之内,一心钻研,苦读天下各派武技,各宗医书,终于让它从中想到一法。

  世间各物,本是阴生阳,阳生阴,老阴为少阳,老阳为少阴,独阴不生,孤阳不长。阴阳相生相互转化,阴阳若然偶有异动,或男子体阴过阳,便有男子行为阴柔,婀娜有态,行动有若女子;亦有女子体阳过阴,便髥须暗生,颈中有节,但此等异动,却万中无一,阿萨辛却由医入武,以绝大智慧创下小乾坤丹与《大光明典》心法,先以药物缓缓度入修炼人体之内,再修习《大光明典》心法,使之沉淀累积,渐使男有女态,女生男相,时日稳固之后,再以深厚功力通筋过脉,催发全身药力,如此之后,受术者兼有阳刚之美与阴柔之和,正合阴阳相融之理。

  他对祆教之本源产生疑虑之后,再不以己身为憾,以为己之存在正是破除教义之明证,阴阳共存,那便是粉碎了了祆教万物分阴阳之说,突破鬼魔之惑,便要着于己身了。阿萨辛本是聪颖坚毅并具之人,他认定自己乃是拯救世间之圣者,多年萦绕于心头得困扰一朝得解,实是欣喜若狂,把督导它人突破鬼魔淫猥,合并阴阳,视为一己之任。

  来到大唐之后,阿萨辛开始在他所到的地方传扬他的道。他原来以为唐代是个开放的社会,没有自己强烈的宗教信仰,因此也不忌讳什么。但他毕竟是外域来的,唐人大都无法接受他的理论,叫骂声四起。只有少数经受过苦难和折磨的女子,才对他的教理举手赞同。可以说阿萨辛的宣教寸步难行。

  开元二十五年(公元737年)唐玄宗颁布了“破立令”,明教是其中之一。当时明教已经颇有规模。但是名单中却没有之前反响大的红衣教。阿萨辛起初庆幸然后又是疑惑,他突然间恍然,这里的人不能接受自己的教理,那大可不必明目张胆,他开始小范围地传教。但是,这次阿萨辛传教的手段不再像当年,只是与人宣讲教义,他已掌握了大唐人的心里,他们喜欢钱财,喜欢一些实际的好处,所以阿萨辛会暗中使用一些手段来让无知的乡下人感受到他们确实从神明阿里曼那里得到了好处——比如,治病,财富。对于反对的人,阿萨辛总是派出阿兹拉耶母偷偷将他们杀害,于是老百姓听到的便全是赞美的声音了。后来阿萨辛为了更快更多地收纳教徒,他开始派人研究迷药:用药迷惑人的头脑,使其忘却记忆,再在昏迷中给人以强烈的暗示,从而把阿里曼的教义输入人的头脑之中。

  阿萨辛传教众《大光明典》心法之时,方才发现此心法之繁,复艰难,且修习之时阴阳互易,筋肉抽搐,百痛钻心,非天资非凡兼且坚毅沉勇之人不能为之,阿萨辛以为世间男子肮脏无比,女子较为洁净,无奈之下,暂且只召女子入教,以女为尊。

  阿萨辛修习《大光明典》,身分阴阳之后,情欲之念也随之增长,但是阿萨辛对于美貌的女子却没有半点欲望,他喜爱的却是一个男人——牡丹!阿萨辛的矛盾却更加深,他认为男人肮脏却无法抑制自己对牡丹的爱恋,虽然牡丹行为言语像女人,但毕竟是男儿身,阿萨辛常常为此苦恼。于是想了个法子,借他人之手对牡丹施以宫刑。

  唐先天元年(公园712年),“光明寺之战”之后,伴随着明教的大举西迁,中原地区的一些原明教信徒突然形成了短时间信仰上的宗教真空,红衣教抓住机缘,大举扩张,同样的信仰源流使得她们迅速接纳了大批普通的信徒,实力急剧扩大,然而红衣教独特的观点,以及教内的淫猥气息,与中原伦法大相径庭,故而受到种种打压,这令红衣教徒的性格更加偏激,不过数年,红衣教众在江湖之上已成人人喊打的妖邪之流。

  阿萨辛自己其实是很矛盾的,他尊崇女子,却摆脱不了男子身的属性。他以女性为尊,却无法控制自己对男人的爱恋。同时具有男女二性的阿萨辛同样也有着不同的性格:他有时温柔似水,有时粗暴如狼,他爱护女性,从来不会与她们为敌,但是看见过于维护自己所爱的人的女性,他又会野性大发。阿萨辛,一个神秘的人物,没有人可以摸透他的心思,除了——牡丹。

  沙利亚

  “负心人长得什么模样,我早已经忘记了,只是偶尔还会在梦里遇见他,不过现在,对教主大人的心意是我存在的唯一理由!”

  沙利亚并不知道,她除了妹妹之外的家人,都是被红衣教杀死的,这是红衣教令中途入教教徒保持忠心的常用手段,她也不知道她本以为被盗贼杀死的妹妹还活在世上,为了拯救自己的姐姐而努力着……

  沙利雅是个被男人辜负的女子,也因此相信了红衣教宣扬的理念,并且坚决地加入了红衣教。在教内,沙利亚整个人都被同化了。

  “当初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加入的红衣教呢?”沙利亚已经忘记了,如今在教规的感染之下,她每次看到教主大人和牡丹大人在一起的时候,都会感到莫名的心跳。

  或许这就是沙利亚一直至死都忠于阿萨辛的原因吧……

  也为此,在圣殿的厅堂之中,沙利亚将再度以傀儡之躯体为阿萨辛而战……

  慕容夫人(卓婉清)

  “我们的儿子呢?”

  这或许会是慕容追风的夫人卓婉清醒来之后会问丈夫的第一句话。

  卓婉清在嫁给慕容追风之前,乃是出身于藏剑山庄的一名侠女,西子湖畔的湖水养育出的苏杭女子,天性里的温婉贤惠,孝顺伶俐,让丈夫慕容追风如此疼爱卓婉清。

  而卓婉清嫁作人妇之后,也放弃了舞刀弄剑的生涯,她本来比丈夫还要强悍的武技也疏于磨练了。

  在那时,卓婉清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们两人会暴露于天一教的傀儡病毒之下,乃至于失去自己的孩子。

  而她自己,以活死人的身份终年躺在丈夫背后的那所棺木之中,当慕容追风发现妻子还一息尚存之时,他的心情又是怎样的呢?

  或许有一天,当慕容夫人醒来,等待她的将是一段从慕容追风口中说出的很长很长的故事……

  乌蒙贵之傀儡标本

  当通过阴谋获取了五毒教的秘传《尸典》之后,天一教的教主乌蒙贵便有了几个新的想法,从此之后,他一直通过手下的天一教和收买奸细,调查很多知名的战斗高手的战斗方式,并且将一些战死之人的尸体转换成傀儡标本,强化战斗能力,用来试验和帮助天一教作战,其中也有野兽,在荻花圣殿之中,这次将是他首次把他的制作成功作品公诸于众。

  乌蒙贵之傀儡标本:狂蟒之怒蛮熊之力飞猿之影贪狼之牙

  其中,狂蟒之怒是以日轮山城之中死去的大蛇为原料,蛮熊之力是以稻香村中战死的熊奎为载体

  飞猿之影则是以日轮山城中的忍者姊妹为蓝本,使用其他女忍者的尸体加工而成。

  而贪狼之牙则是稻香村中被王遗风所杀的秦雷。

  这次,乌蒙贵将这几个他初次成功制造的傀儡标本放了出来,或许,到了检验成果的时候了……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代表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及描述。